陆毛的猫窝

老实憨厚的lo主从不捅刀

李暹自戏

张绣啊,他真是好看。
尤其是当夕日渐落,军帐内他黑发散开堆积在双肩,点燃烛灯对着火光清理伤口。有时他意识到我正看着他,便抬头对着我的方向微微一笑。烛光下他的脸颊轮廓变得温柔,双眸之间星光跳动映出一片天空。
我喜欢、甚至有点过于依赖他。在无尽战争的阴霾下,人们都会不由自主地寻找如他一般仿佛光的人。
轻骑合围,我看见他枪一扫带出周围敌军喉间血线。血液实在太多,红缨被浸透后还蜿蜒向枪杆流去。他垂下手,血又通过红缨随着枪尖一滴滴落入尘土。
敌人只要有一瞬间的畏惧,我们就赢了。正当敌军稍微改变阵型躲避轻骑,重骑冲阵。
他得了一丝空闲,唇稍微微翘起,双眼依旧充满温暖光芒。枪尖还在往下滴血,潮湿红缨粘在枪杆。
马蹄下有人骨甲尽碎,粉白黏稠的脑浆和身上外翻伤口溢出殷红血液缓缓流淌混在一起。
这种场景下,他平静柔和笑容只让我感觉寒意从脊髓升起攥住心脏。
尽管如此、
尽管如此——
夜月初升傍晚时,我还会坐在他的烛火旁。
人都会追逐光明,哪怕清楚地知道那是虚假的。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