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毛的猫窝

老实憨厚的lo主从不捅刀

【嵩卓】小馄饨

有什么事情比去宿敌兼旧友家住更尴尬?
今早之前,董卓大概能说出七八十条。现在他脑子里却只剩一个想法:没有。
因为家里厨房叕炸了且被一众现充下属嫌弃,董卓在蔡邕的建议下带着箱子去了皇甫嵩家。
听起来有些荒唐——但按响门铃董卓后确实有一瞬间想扔掉箱子飞奔下楼去找旅馆。
直到门被打开。
皇甫嵩穿了套墨绿色的休闲装,腰间系着围裙,长发松松挽在脑后。
或许是他这一身与平常反差太大,董卓万千思绪不知怎的纠缠成一句话:
“早饭吃什么?”
“馄饨。”对方似乎压根没意识到这话有多诡异,从善如流地答。
馄饨皮是早擀好的,比外边买的略小,四四方方一沓堆在案板旁。另一边有只不大的瓷碗装了约半碗肉馅。
皇甫嵩左手托着馄饨皮,右手拿支筷子只在肉馅中一挑,往馄饨皮上一滚,恰能在中心留下一个粟米粒大的小肉丸子。手指轻轻合拢将馄饨皮折了两折,再移到虎口攥紧。薄皮因一点收紧留下褶皱,有点花似的样子。
董卓在一边待着无聊,将一只馄饨馅朝上拎起来,当作是晴天娃娃在皇甫嵩眼前乱晃。见皇甫嵩毫无反应,才讪讪放下馄饨,盯着他手上动作。
皮用完了,案板上挤满馄饨。皇甫嵩正想调下位置冻一些起来,左手突然被人握住,险些把案板打翻。罪魁祸首也不嫌他手上沾了面粉,十指相扣锁得死紧。
“不吃饭了?”
“吃。”嘴上这么说着,待了一会董卓才松手,还不忘添一句:“这双手当执白玉麈尾的。”
“想什么呢。”皇甫嵩佯怒把董卓往外推,随手在他脸上抹一道面粉。
电水壶里水烧开不久还烫着。倒一半进铁锅稍等一会便重开,水泡如珠链般涌起。趁这时放馄饨,水泡被压下一瞬又慢慢从鱼眼大小开始翻滚变大。
煮馄饨不用添冷水,放着就行。取两只碗,在碗底放上紫菜虾皮,滴适量酱油香油。热水一冲香气即刻迸发。
等锅大开馄饨一个个浮起来,再煮一会便可关火。馄饨皮已成半透明,在汤内漂动宛若金鱼尾。
对于餐具,皇甫嵩犹疑了下,最终选了两只稍大的勺子。
董卓早有些等不及了,馄饨一上桌便舀起一只一口吞下。汤味清淡,肉馅的鲜更为明显。只是味道有些不对,似乎多了些蔬菜的清甜。董卓拿勺子搅了下,碗底果然浮起不少烫过的生菜。
“义真……”
“怎么?”
皇甫嵩一双凤眼似笑非笑地盯着他。董卓愣了下,有些无奈地捞出生菜乖乖吃了。
生菜尝起来没想象中那么差。
正如与宿敌兼旧友同居这事,似乎也没那么差。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