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毛的猫窝

老实憨厚的lo主从不捅刀

忍冬+桂圆烧蛋

十万斤all曹组的题
cp是朱儁×卢植。重复一遍是朱儁×卢植,没错就是朱儁×卢植!

——————

顶楼自习室,刘备和公孙瓒围着一堆彩纸窃窃私语。
“给卢先生写一份吧?”
“他在我们还玩啥啊!”
“玄德伯圭?”朱儁抱着一大盒甜甜圈走过,又退回来敲门:“怎么在这?”
公孙瓒赶忙起来开门:“做手工呢。”
“我听见倷说子干了。”朱儁仰头盯着公孙瓒,桃花眼睁得溜圆。
“呃……好吧其实我们打算弄个圣诞party,但不敢请先生。”公孙瓒坚持几秒率先投降。
“那我去找伊。”朱儁眨眨眼,歪着头一笑。
“别啊那个,这样显得咱没诚意。”公孙瓒腿一软差点跪下。
“一起去?”朱儁笑着问。
“不了朱警官我相信你!”
等朱儁抱着甜甜圈一蹦一跳地下了楼,刘备才过去同情地拍了拍公孙瓒:“兄弟,看来你是命中注定不能浪。”

结果到也没公孙瓒想象中那么严重。朱儁虽然身为长辈,却是八面玲珑的性子,不会让人觉得紧张。卢植也没把课堂上那一套带到生活中——不过还是没人敢跟他搭话。
朱儁跟孙坚叙了会旧,突然被人大力拉到卢植那边。
公孙瓒一手朱儁一手刘备,一脸严肃地对卢植说:“先生咱拼酒吧。你一杯我一杯,你一杯玄德一杯,你一杯朱警官一杯……”
朱儁在刘备倒酒时看了下,自己这边的酒14度。
卢植那边40度。
或许有机会吧……朱儁紧抿双唇,犹豫了下该不该说,最后还是决定像平常一样调笑劝酒。
他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卢植。或许早在黄巾战胜,三人私下小聚时。不过那时候没法多接触。
现在稍微一有空,朱儁就去找卢植。开始只想着关系近一点。直到现在作为朋友没法再往上发展,却也没勇气表白。
旁边桌子上传来一阵哄闹。朱儁小口啜着酒瞟了一眼,似乎是谁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正想着,那桌的一个姑娘被推搡到卢植面前。姑娘红着脸绞着衣角,低头声音细若蚊呐:“卢教授……输了要亲榭寄生下的人……”
卢植抬头看着墙上的榭寄生花环,伸手摘下,一脸冷漠地大力把花环套公孙瓒脖子上。
“先生怕不是喝多了。”摘着身上杯里满天乱飞的榭寄生叶时,公孙瓒嘟嚷一句。
朱儁正听到这话愣了一下,抬头看见卢植在门口找衣服,似乎要走了。
“等下,子干。”朱儁挤过去:“我送偌回去吧?”
卢植应该是答应了,声音融在周围嘈杂里听不太真切。
“你家在哪?”被门外冷风一激,朱儁由酒精带来的勇气似乎也消散大半。回去肯定是不可能的,只得硬着头皮问道。
“不远。”卢植嗓音似乎比平常低沉些,其他地方不像个喝醉的人。
朱儁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答应一声,默默跟着卢植。
反而是卢植先开口:“没想到浙江地方不大,风俗倒差得挺远。”
“诶?”
“前几天冬至时候想做个桂圆烧蛋试试。后来听说你们绍兴人吃馄饨,那点桂圆就给子家吃了。”
“怪我没说过……”
“是我记错了。”卢植轻笑了声,停下转身对着朱儁。
朱儁忽然没来由的紧张,僵在原地看着卢植附身在他双唇印上一吻。
“榭寄生下的吻。”卢植低声说着,从朱儁发间捻出一片榭寄生叶。
“卢大人……”朱儁只觉得自己脸上发烫,心跳如擂鼓般。一句话怎么也说不出。
“叫了那么久‘子干’,一下就变了。”卢植言语间有些失落,自嘲地一笑:“对不起,不该这样。”
“不是……”
朱儁心一横,紧紧抱住卢植。
“子干,我欢喜你。”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