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毛的猫窝

老实憨厚的lo主从不捅刀

钟士季行记 2

钟士季楞在原地,看着司马仲达走远。
直到人影都看不见,她才有些沮丧地揉揉脸,走到路边靠在树上。
钟士季是蜀山派小师妹,从小被宠着长大,没人敢这么冷落她。这回她自然是满心不忿,转念一想仲达也没错,只能自己生闷气。
靠在树上继续用灵识探寻,仍是半点妖气都找不到。钟士季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不擅长这些。
不如召个式神出来帮自己吧。钟士季划破食指,伸手在空中画符。画到一半,钟士季心念一动,放下手臂。
当初……
钟士季初遇邓士载时,正在用五剑召唤阵装B。
阵法建成,施术施到一半时,邓士载突然从树林里出来,吓了她一跳。
邓士载结结巴巴地跟钟士季讲了这个阵法对周围环境的危害,并严词批评了她。钟士季向来不肯好好道歉,收起飞翔剑后揪着邓士载吓到她的事情不放。
邓士载没说话,转身进了树林。钟士季以为把人撩生气了,正不知如何是好,邓士载拿着一小束鲜红的花出来:“这、这个给…你,对不起。”说着,指指钟士季:“你…”又指指花:“它…很像。”
剑随心动。在自己未注意到的时候,五把飞翔剑已经插在地上形成召唤阵。
要说不期待肯定是假的。毕竟这要是运气好,说不定不用费劲找邓士载了。
随着施术完成,法阵中心出现一个黑色的身影。
看起来还略带稚气的长发女孩,穿着这附近高中的校服上衣和黑裤子,外面套了件黑色高领风衣。此刻她的蓝色双眼中充满迷惘:“是你把我带到这的?我先回去了,今天社团活动。”
竟然忘了,这五剑召唤阵只能召唤方圆五百米内的东西。
“活动什么的可以逃嘛。”钟士季一把拉住女孩:“本英才召唤你出来,所以你就要替本英才做事!对了,你是?”
“我叫贾公闾。”女孩淡淡地说:“是个魔法少女。”
钟士季向来只听师姐们说过魔法少女,真正见还是第一次。好奇地绕着贾公闾看了几圈,钟士季问:“那你有什么擅长的东西吗?”
“我们魔法少女,可以净化人的心灵。”贾公闾用她蓝色的眸子注视着钟士季,认真地说道。
钟士季一脸不信。
正好这块离学校近,有帮似乎喝了酒的小混混正在附近堵学生抢钱。
钟士季一指:“你去把他们的心灵净化了给我看看。”
“不行。”贾公闾一口回绝。
“怎么?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吧?他们可不是大恶人。”钟士季语气中带上了一点嘲讽。
贾公闾说:“魔法少女都是要穿小裙子化妆的。我今天没穿小裙子也没化妆,不符合魔法少女的人设。万一给组织丢脸怎么办?”
“没关系。”钟士季说:“你看我刚刚召唤你出来的时候不也没穿蜀山特供仙气飘飘白纱长裙吗?”
其实蜀山压根没有特供。几次活动上的白纱裙都是师父为了宣传招生强行用蚊帐改的。
贾公闾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从书包里掏出一对舞投刃扔向对面小混混。
一片小混混被打得掉不下来,尸体直接消失在半空。
“这样就不用担心被警察查到了。”贾公闾解释道。
“可是这样都死了叫什么净化心灵啊?”钟士季目瞪口呆。
贾公闾想了想,冷静地走到幸存的一个混混身边,手一挥在他胳膊上划了一道。
“你说,有没有感觉到心灵被净化了?”
小混混点头如捣蒜:“有有有。”
贾公闾一撩头发,用眼角看了看抱紧飞翔剑的钟士季:“科科。”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