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毛的猫窝

老实憨厚的lo主从不捅刀

现paro

曹丕,著名虐文作家。其小说类型从言情到耽美到百合一应俱全,俱是be。因其文风细腻且只写第一人称,所以当他初次公布性别时,从粉丝到出版商都以为他是骗子。
后来虽然损失了一些男性读者,粉丝总数却莫明上涨不少。最近曹丕在附近大学开了个读者见面会,顺便宣传新书。
提问环节,主持人读了条微博上的留言:“子桓大大,为什么你的大部分书中都有个叫张秀的恶毒女配?你是不是跟她有仇?”
“开始的确有点。”曹丕坦诚地回答:“但后来只是因为想不出新名字而已。”
下一个问题:“大大,你的百合处女作《绕笛丝》里的配角太傅好可爱啊!有原型吗?”
“有,是我的先生。觉得可爱就对了,我先生是世界上最好的先生。”曹丕毫不犹豫地回答。
又答了一些有关于作品的问题,活动进行到下一个惊喜环节。
主持人会抽几个座位号报出来,那些位置上的读者能和曹丕互动。
第一个报出来的号码属于一位男青年。
“我是陪别人来的,没看过这些小说。”男青年说:“不过我觉得我有必要提几点。第一,我就是张绣;第二,听你嫂子说你现在还是很想写死我;第三,我先生才是世界上最好的先生。”
吃瓜群众一片哗然。
曹丕冷冷地哼了一声:“你先生剥葡萄有我家先生快吗?”
重点居然是谁家先生更好吗子桓大大?
这场争吵,一直持续到贾诩打完电话回来一把把张绣摁到座位上。
说起张绣和曹丕的矛盾,那要从七年前开始。
七年前,曹丕他大哥曹昂考上大学,要去宛城军训。当时分宿舍分到尾房只有四个人,曹昂、张绣、典韦和司马朗。
曹昂和张绣气场不合到刚见面半天就打架,却只打过一次。反而和爱好相似的司马朗之间摩擦不断,每天吵到熄灯后还不停。
负责这一队的霍教官管的松,平常打架什么的基本不管。同宿舍的张绣典韦只能每天晚上一人拉一个。大概熬了一周夜,张绣熄灯后出去堵了卫教官。
卫教官那队训练强度不大,不过管理倒是严得不行。听说是因为卫教官觉得这帮小屁孩而真要当兵的也没几个,比起体能训练还是教他们懂得规矩更重要。
听完小报告,卫教官去了他们宿舍。这回少个人拦着,曹昂和司马朗已经动上手了。
“你们现在归我管。曹昂,明天跑五十圈。”卫教官轻飘飘地丢下这句话走了。
曹昂:why me???
这不废话嘛。曹昂天天健身,和学校与家两点一线的司马朗体型差的不是一点。卫教官他也不傻,这种情况肯定是曹昂欺负别的同学啊!
第二天跑完五十圈,曹昂几乎瘫在地上。还是司马朗强行拽他起来走到树荫底下,还给了瓶水。
那一瞬间,曹昂觉得司马朗身上环绕圣光。
后来这个宿舍倒是相安无事。曹昂和司马朗的感情得到了质的飞跃;张绣非常开心,一解散就去跟卫教官聊天,一个一开口:“我外甥balabalabala……”一个整天:“我先生balabalabala……”互相尬吹。
其实他俩这还不算啥。军训结束前最后一顿饭霍教官喝多了,一拍桌子:“我跟你们讲,我舅舅老牛掰了balabalabala……”
那天,大家感受到了什么才叫真正的尬吹。
变故发生在还剩十几天军训结束时,卫教官又在熄灯后碰到了张绣。
“他们又吵架了?”卫教官问。
“没有没有没有。”张绣这回一下子拉住卫教官:“只是出来散散心哈哈哈哈哈。”
这话卫教官怎么可能信,找到宿舍推门进去一拉灯……
“我们并没有严令禁止这种事情。”沉默良久,卫教官说道:“不过你们这样子消耗体力,会跟不上第二天的进度。而且严重影响了同学们休息。所以曹昂,明天开始每天跑五十圈再来常规训练。”卫教官说:“还有典韦呢?出校门了?如果他不在学校里头的话让他明天站一上午军姿。”
曹昂:why 又是 me???
这不废话嘛。即便卫教官直得跟校场上的旗杆一样,都提枪上阵了还能看不出谁在上面吗?
最后十几天,曹昂跑圈累到一沾枕头就睡。他家亲亲二弟的夺命连环call一个没能回。
军训刚一结束,曹昂看到校门口来接自己的神色憔悴的曹二丕,搂住他嚎:“弟啊你知道不就因为那个张绣,你哥差点没能见到你啊!我和你朗哥说过了,他有个弟弟也不错可以给你当家教。哥先走了啊。”
曹丕:“等等哥你这个话题跳得太……”
旁边司马朗温润一笑,司马懿阴森一笑。
这次军训,让曹丕莫名其妙多了个哥,和一个家庭教师,而且他亲哥还不理他了。
曹丕从此记住了张绣这个名字,并开始了他的文学创作之路。
 
第二个号码是个短发妹子。
“大大,你之前说了这么多你先生的优点。这样的话,他对你有什么重要的影响吗?”
“因为先生的评价,才让我有了写下去的动力。”曹丕深情地说:“他让我拥有了如今的风格。”
正捧着屏蔽看转播的司马朗手一抖,平板摔裂了。
“懿啊,你到底对子桓做了什么?”司马朗拨了个越洋电话过去:“你有仔细看过他写的小说吗?”
“我啥都没干啊。”司马懿很无辜:“他每次发来原稿,我都是晾个几天估摸着看完差不多这时间,然后复制个名著评论给他。”
“你手头有没有他的书?”司马朗问。
“他给我我敢不要吗?”司马懿反问。
“好现在找到那本叫《燕歌行》的。第一部,翻开四百零九页。”
“我…靠。”良久,电话那边传来声音:“这是他写的吗?是他写的?我宁愿这是代笔。”
“你觉得如何?”司马朗同情地问。

第三个号码还是姑娘,不过这应该是和闺蜜一起来的。交头接耳一会,姑娘问:“子桓大大,你有爱人吗?如果有的话,你最想对ta说什么?”
司马懿最终还是打开了见面会的实况转播,试图通过屏幕里严肃霸总洗一下自己的脑子。
“我还没有确立关系,“”不过的确有喜欢的人了。”曹丕说:“既然你们这么提问了,不如我趁着这时候跟他表白吧。”
“我曾想过很多措辞,却仍不知该如何对你说。文采一向是我所引以为傲的,但它在真爱面前溃不成军;任何文字都无法表达我对你的爱,除了直接出击,我别无选择——”
曹丕眼神带笑:
“我心悦你。我的先生,我的仲达。”

评论(28)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