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毛的猫窝

老实憨厚的lo主从不捅刀

今天的霍少也在一个人喝酒

现paro,cp杂
前情戳头像,现paro
 
夏天,几乎每个人都会在晚上有种莫名的冲动,比如想吃夜宵撸串喝酒什么的。
霍去病自然也想。不过他的计划每次实施到一半总会被一种不可抗力打断。这种不可抗力叫:身边亲友千千万,只有你是单身狗。
第一天,霍去病叫了亲爱的舅舅。半个小时后舅妈一条短信过来舅舅立刻走了。
第二天,霍去病叫了姨夫。十分钟后大姨过来拎着姨夫的耳朵就走还顺便赏了自己一个爆栗。
第三天,霍去病叫了隔壁小区的曹昂。
曹昂一坐下就说:“霍哥啊,我顶多一杯。阿朗说少喝酒对身体好。”
“没事。我好不容易约到人,你多待会儿就行。”霍去病说。
“这就是第二件事了霍哥。”曹昂说:“我九点前得回去,阿朗说早睡早起身体好。”
霍去病端着酒杯一脸冷漠。
当初军训的时候是谁整天晚上不睡觉打架约炮,还翻墙出去喝醉了被典韦抬回来的?
我们多少人都没劝住,现在男票一句话就乖了?那阿朗你很棒棒哦。
第四天,霍去病翻了一早上通讯录试图找个离他家距离不超过十分钟并且能和他一块喝酒的人。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霍去病又难以判断对方是否也是单身狗。
于是霍去病溜达到张济旁边:“张哥,我昨天下午看到你侄子和个姑娘一起逛街,你说我们啥时候能去喝喜酒啊?”
“你肯定看错了。”张济说:“这些天阿绣住在贾先生家补习,昨天下午我还去看了呢。而且那小子现在还是单身,我们都愁得很。”
计划通√
晚上,霍去病叫张绣出来喝酒。
“不行,我先生不让。”张绣说。
“我现在已经不奢求能一起喝酒了。”霍去病说:“但至少坐着吧,总是一个人显得我很奇怪。”
“这也不行。而且有什么要交代的就趁现在赶紧说吧,待会没机会了。”张绣严肃地说。
“你怎么说的跟我要死了一样?”霍去病问。
“没有。”张绣解释:“我八点半之前得回去呢,今天轮到我洗碗。”
霍去病这回是真的崩溃了:“你是要和你先生过一辈子吗?”
“正有此意。”
妈的死gay。
 
今天的霍少,依旧在一个人孤单地喝酒。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