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毛的猫窝

老实憨厚的lo主从不捅刀

现paro
主cp霍去病×李婉,微刘彻×卫子夫,卫青×平阳,于文姬,辽玲,绣诩绣,华甄
***微量cp仅供避雷使用,所占篇幅不超过三句
汉武+三国,之后可能会加各种时期
感情苦手所以用了一见钟情设定

霍去病今年三十二岁,儿子霍嬗五岁。
霍嬗他妈身体不好,生娃的时候大出血没撑过来。霍去病一个军人,动辄几个月不着家,怎么可能有空管娃。霍嬗只能扔给卫青和平阳带。
但是平阳最近下了最后通牒,限霍去病在一年之内把小兔崽子领回去。
一是因为霍嬗要上小学了;二是因为现在霍嬗天天吵着要爸爸妈妈;三是因为平阳嫌烦。
四五岁正是狗都嫌的年纪。霍去病前前后后找了十多个保姆,没一个撑过两周。霍去病不明其故,索性试试独自带娃。三天后他请曹丕写了篇豆腐块,叫《英雄母亲刘平阳》。
“不考虑给霍嬗找个后妈吗?”赵破奴曾这么问过。
霍去病温和地说:“你他妈给我在一年之内找个彼此相爱并且肯为你照顾孩子而且你孩子还很喜欢的女的出来看看?”
“这个……难度的确有点大。”赵破奴说。
霍去病也不是没相过亲。他的个人资料已经在各大网站挂了两年。
这两年,连愿意跟他发展的都没有,还指望一年之内成?
“这不该啊。”隔壁小区的郭嘉曾这么说过:“你的择偶要求是什么?”
“女的,年龄相似,霍嬗喜欢。”霍去病回答。
郭嘉一拍手:“问题就在这个年龄上!你想想,要是认为家庭重要,毕业不久后估计就结婚了。在你这个年纪还单着的,之前多半是更注重事业,现在被逼婚或想要人陪。想让人家放弃拼搏了十来年的事业?没门儿!”
“那就等。总是会有和我年龄差不多还更注重家庭的人吧。”霍去病说。
“我倒要看你能等到什么时候。”郭嘉说。
霍去病还是相亲无果。
最后霍去病把霍嬗塞给刘彻,跑去魏院找了张辽。
张辽表示惊讶,并询问了来意。
“听说你出差去合淝时两周撮合两对,被人尊为‘辽神’。”霍去病说:“我来蹭欧气。”
张辽委婉地表达了自己并没有旺桃花的功能,然后提议霍去病去小区大门的公告板上看一下。那上面有时会贴一些人的征婚信息。
“比如,‘蔡文姬姑娘:寻一真心人,共同谱写美妙的乐章’。这个怎么样?”张辽问。
“你觉得老干会先砍死我还是砍死你?”霍去病翻下一条:“吕布之女吕玲绮,比武招亲。”
“这个不行!”张辽赶忙说。
霍去病脑袋上立刻刷出一串yoooo,还带波浪线的。
张辽故作冷静过去撕了信息:“最近就这两个,所以说你看……”
“我回去就以这个为例,向李典反驳‘张辽是个墙头遍地的电灯泡’这一理论。”霍去病说。
“我真爱是玲琦。”张辽说。
“那个……”有人打断他们。
一位大约三十岁,长相柔美的女子牵着个孩子:“这是你们小区张绣让我帮忙管的。我现在要回家了,所以……”
“爹!”霍嬗喊。
“霍嬗?不是去你姨夫那了吗?”霍去病弯腰抱起霍嬗。
“姨夫说要和姨姨逛街,让我去济叔家;济叔要和邹婶婶看电影,让我去绣哥哥家;绣哥哥要和文和叔去爬山,把我带到婉姐姐店里了。”霍嬗说。
“真巧啊。”那女子笑了,伸出手:“李婉。”
“霍去病。”霍去病与她握了手。
十分钟后,霍去病牵着霍嬗和张辽一起在物业翻名册。
“看,没有吧。”张辽一拍名册:“我都说过了,我们魏院总共只有五个女的,文姬、甄宓、春华、张姐姐和异哥。”
物业的庞德围观了半天,过来问:“找谁?”
“叔叔,我们找一个叫李婉的姐姐。”霍嬗坐在一边,仰头说。
“李婉?她不是这的。”庞德说:“她是隔壁晋院的。我看晋院公告板上说,李婉最近在相亲。”
围观了全程的郭嘉继续直播:“各位看啊!虽然之前出现了种种状况,但我们辽神再次撮合成一对,名不虚传!谢谢‘处刑’大哥的飞机,大哥留言:张辽你等着我这就过去怼死你。”
张辽:???
      
   
     
一早,李婉照例要去魏院门口的花店里取定好的鲜花,用来装饰餐厅的桌面。
推开店门,郭槐正靠在拉杆箱上等着她。
“早。”李婉在一瞬间的无措后,迅速反应过来给了眼前人一个微笑。
“我和他离婚了。”郭槐冷冷地说。
李婉愣住了。
她自然知道郭槐说的是谁。几年前,郭槐就像现在一样站在她门前,说:“我与贾充结婚了。”
郭槐和贾充,无疑比李婉和贾充更为合适。不管是性格,举动,还是眼神中透出浸入骨子的阴冷。
“你不够了解他。”那年,郭槐这样说。李婉曾心痛到夜不能寐,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一结果。
“为什么?你们很般配。”李婉忍不住问出口。
“我太了解他,太不了解他。”郭槐仍旧平静而冷淡地说,眼睫在下眼睑投下一片青色的阴影。
郭槐十分了解贾充,了解到互相一个眼神便知道彼此心思。她也不了解贾充,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行为乃至一切都只为了支持司马昭。
贾充不可能没爱过她们。只不过在他心中,爱情远没有司马昭重要。
“我是来道别的,再会。”最后还是郭槐先开口,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她的高跟鞋和拉杆箱轮子在青石板地面上共同谱出一段规律的节奏。
生意还是要做下去。李婉去了花店取花,顺便和店老板甄宓聊了聊。
“她们姓郭的都这样。”甄宓说:“她来是想看看曾经的手下败将。你过得好,她不会再来了。”
“怎么能用一个姓定义所有人。”李婉笑道。
“我说能就能,分分钟给你写一本书出来。”张春华出来从后面抱住甄宓:“阿婉,前几天你让我贴的相亲信息,还没动静呢。”
“不急。”李婉笑着说:“甄姐,张姐,我先回去了,有空来吃饭啊。”
回到饭店没忙多久,魏院的张绣提着个娃过来。
“几天没见……阿绣啊。”李婉语调微微上扬。
“姐,这是同事的孩子。他今天有事让我帮忙的。”张绣无奈地说:“不过我要和先生爬山去,你能帮我管一会不?”
“当然可以。”李婉没孩子,这孩子也长得可爱,她越看越喜欢:“我是李婉。你叫什么?”
“霍嬗。”霍嬗看着她,甜甜一笑。
李婉立刻决定关门,专心陪霍嬗玩到下午。
傍晚见到霍去病时,李婉没来由的觉得那人姿态宛如火焰,只一眼便烙入自己心底。燃尽了数年来积累的阴郁悲凉,也留下痕迹难以忘却。
第二天,李婉的店门口多了只可怜巴巴求领养的小霍嬗。
这天傍晚带霍嬗回魏院时,李婉看到霍去病站在魏院门口企图用公告牌挡住自己。公告牌上写着:你愿意和我相亲吗?
愿意。李婉用一边的马克笔,把这两个字圈了出来。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