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毛的猫窝

老实憨厚的lo主从不捅刀

凤仙姐姐和绣姑娘

瞎写
部分性转
 
人们在说起飞将军吕凤仙时,总是带着三四分轻蔑。
其中缘由,大概就是凤仙是个女人吧?更何况她杀死义父丁原投靠董卓,这种事男子做已经会让人觉得不齿。女子的话,则会又多几本乱舞。
当然,还是有人真心实意钦佩吕凤仙的。比如张辽,比如高顺,比如邹公子。
邹公子是个gay,但显然这个时代没开放到让两个男子结婚。于是邹公子化了妆穿上女装半夜逃家,一路上竟还得到“国色”之名。
“阿绣,一起看吕将军练武去啊?”一早,邹公子问侄女:“你要好好练习,才能完美完成刺杀麹胜的任务呢!”
“绣什么时候接了刺杀麹胜的活?”绣姑娘问。
“我接的,但我懒得做。”邹公子说。
公子啊你还记不记得你侄女今年才十几岁?
“山药豆糖葫芦怎么样?”邹公子问。
于是绣姑娘跟她名义上的婶婶一块去了。
邹公子在场外喝彩,绣姑娘低头专心啃山药豆。
突然,邹公子伸手抽走了山药糖葫芦,把自己的山楂糖葫芦塞给了绣姑娘。
“邹啊。”张济看着他笑。
“我吃的是山药,甜的。”邹公子说。
“山药有核?”张济看着满地山楂核,拎着邹公子的领子就把他拽走了。
绣姑娘拿着山楂咬了一口,吐吐舌头扔了糖葫芦专心看吕凤仙练武。
吕凤仙挥戟击飞一人,转头看到一个小丫头看着自己,满是惊讶艳羡的样子。
“你,来。”吕凤仙指着她,手指一勾。
“啊?”绣姑娘一脸懵逼,愣了半天才去拎了把长枪。
结果自然,扑街×N。
吕凤仙收了戟,看绣姑娘爬起来还去摸枪。
“不打了。”吕凤仙一下性子上来,拉着绣姑娘上马,出城爬山。
在山顶上,吕凤仙吹着风俯视着长安城,问绣姑娘:“你觉得老娘是什么样的人?”
绣姑娘:“姐姐武艺好个子高长得也不错,是个好人啊。”
吕凤仙忽然大笑起来:“也只有孩子会认为我是个好人了。”
绣姑娘坐在石头上,想着糖葫芦。
“走吧。”吕凤仙说:“以后每天都来陪我。”
“那绣要糖葫芦。”绣姑娘说。
吕凤仙难得好心送绣姑娘回了家。
家里邹公子正胃疼,在床上哼唧翻滚。
张济在一边端着药:“胃不好还非要吃酸的,知道错了吧?”
邹公子:“知道了知道了。”
张济:“错哪了?”
邹公子:“要吃夹豆沙或核桃的,纯山楂有核会被发现。”
张济气得摔东西,还舍不得摔邹公子身上。
邹公子一生病,张济就会一边骂他作死一边请假照顾他,没人陪绣姑娘玩。
于是绣姑娘溜到山上找吕凤仙。
“你知道董卓让我照顾貂蝉吧?”吕凤仙说:“貂蝉是个很美的姑娘……我觉得我有点喜欢她了。”
“喜欢就去追啊。”绣姑娘说。
“她可是董卓的侍妾啊。”吕凤仙苦笑。
绣姑娘拿着糖葫芦啃,陪着吕凤仙一起忧郁。忧郁完后,又被吕凤仙拽去切(吊)磋(打)。
几个月后,绣姑娘难得有一天没在上午找吕凤仙。因为上午她要去刺杀麹胜。
绣姑娘以臣子身份向麹胜行礼,趁机抽出靴中匕首刺去。麹胜显然没想到刺杀自己的会是女人,甚至连抵抗都没有,任由匕首插入胸膛。
侍卫这时才反应过来,慌忙拔刀去捉绣姑娘。
绣姑娘也不逃,踩着刀尖借力跳到麹胜尸身后,拽着他的头发在他脖颈前后各划一刀切断筋脉,轻轻松松地提起人的头颅。
“绣是在为祖厉长刘隽报仇。”绣姑娘说。
那天下午绣姑娘带着人头去见吕凤仙,一副牛逼坏了的模样。
“早告诉我啊,老娘要杀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听完缘由后,吕凤仙说。
又过了几个月,吕凤仙忽然念叨起貂蝉。她说貂蝉似乎对自己有点意思,打算救貂蝉出来。说完还问绣姑娘:“貂蝉那样倾国倾城的美人你喜不喜欢啊?”
绣姑娘摇头。
“那董白那样傲娇任性的呢?”
绣姑娘还是摇头。
吕凤仙问了十多种,绣姑娘终于忍不住说:“绣喜欢男的。”
“靠,老娘疏忽了!”吕凤仙一拍大腿,痛心疾首。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