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毛的猫窝

老实憨厚的lo主从不捅刀

张绣自戏 刺杀麴胜

首发名朋
 
 
行刺倒是不难。命几个死士攻其不备,事成概率有十之七八。但要刺杀过后全身而退,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麹胜此次仍是和他的几个护卫一同出城。
让手下在一边的树丛里弄出点声响,麹胜立刻派护卫前去查看。
自从刘隽死后,麴胜行事稍微谨慎起来。不过他天性喜欢独行,这么久没有出事自然也松懈了。比如这次,他竟忘了留一名护卫在身边。
看人渐渐走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退后行礼。有这样的排场,不管那人身份地位如何,避让行礼总是没错的。
弯腰垂手,沿着靴筒摸到匕首轻轻抽出。等人声近些,再近些——
突然暴起向麹胜攻去。
其实心里有点害怕。用惯了长枪这样这样的武器,短短匕首总觉得不甚顺手。此时如果与麹胜单挑,赢他也不是多么轻松的事。
麹胜已反应过来拔刀出鞘。
勘勘避过刀锋。一咬牙,干脆用左手握住刀身,借力把自己拉到他身旁。右手一抬,匕首深深没入麹胜胸口直到刀柄。
直到麹胜倒下,才松开手中刀刃,拔出匕首将麹胜头颅割下。
打个呼哨召马过来,手下听到马蹄声纷纷撤退。
带着手下疾驰回到县衙,将麹胜头颅掷到地上。
“此为报祖厉长刘隽之仇。”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