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毛的猫窝

老实憨厚的lo主从不捅刀

六一戏

一只理直气壮偏心女儿的绣
 
#现paro#
 
我们小时候没那么多讲究。
六一倒是放假,却不会特别说什么节。也没活动,顶多一帮小崽子疯玩一天。按叔叔的说法,男孩子散养得了
但现在当然不会这样
“父母,是孩子成长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李暹严肃地对我说:“所以这个节日一定要给孩子们买礼物带他们出去玩。绣姑娘你现在可能不懂,等你再大一点就能理解我们了。”
“你可快闭嘴吧仙儿。”我说:“我只比你小两岁,说的好像你比我大一辈似得。”
李暹这家伙虽然脑子经常不在线,他有些话还是可以听听的。比如,该给孩子买礼物。
我是搞不懂阿凌喜欢什么。或许被常年的漂泊和军旅生活影响,她与一般的女孩子有很多不同。她不喜欢鲜艳的衣饰,也不喜欢娃娃。能弄清普通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对我来说已不容易,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让她开心,怎么……补偿她。
“要不买条狗,大的那种。”白哥听说后,跟我提议:“世界上——至少凉州,没人能拒绝大型犬。”
白哥一直很靠谱。
听她的建议,我弄了只小狗回来
本来想等阿凌下午放学时送给她,没想到晚上一不小心一下就被发现了。
阿凌抱着那一小团毛球,罕见地露出欣喜与紧张的神情。
这算是,成了吧?
“爹,我的礼物呢?”阿泉仰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一双眼睛跟那小狗一样。
随手拿了块饼干塞他嘴里:“阿泉你看,姐姐开心的样子不是最好的礼物吗?”
  
  
  
“爹,你就是忘了给我准备吧?”
不,我压根没想准备。小兔崽子散养得了,还是女儿可爱又省心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