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毛的猫窝

老实憨厚的lo主从不捅刀

【张绣×李暹】夜露

晚上在营中不见李暹,便去旁边树林找他。
天气稍微有些冷,草叶树枝上露水不经意间就会打湿衣角。
忽然听着一阵口哨声。抬头看见李暹侧躺在树杈上,支起身子冲我招手。
“暹兄,军中不让夜游。”并不上去,有些无奈地说。
“我们现在不在军中。”李暹俯身伸手:“快上来。”
只得顺他意坐在他身边。
“看。”李暹倚在我身上,指向地面。
露水映着月光,仿佛无数珠玉散落在草叶间。
“我在北地时从未见过如此景象。”李暹语气稍微有些落寞,却若无其事地扯过我的披风往身上一裹:“就是冷了点。绣娘你在就完美了啊,真希望永远记住今天。”
最终还是没带他回大营。
感觉李暹靠在我身上睡得迷迷糊糊,才轻声说:“我要走了。”
“嗯。”他随口应着,蹭了一下接着睡。
 
回南阳那天,刚出发便听见李暹喊我。
转身等他赶上,并辔而行却默默无言。
眼看着快到城门,他停下说:“我不想你走。”
“我不可能留下。”我也停下,看着行囊中红色锦盒,犹豫着该不该拿出。
李暹没注意到这些。他只低着头,解下腰间断刀递到我手中:“……五年…不,三年。三年后我如果还活着,一定去南阳找你。”
接过断刀,突然觉得我所准备的礼物不过是毫无用处的幻梦而已。随身携带的长枪又是普通制式,不适合送给他。于是从行囊中翻出一柄花纹精致的短剑送出。
李暹注意到那红色盒子,吹了声口哨调侃道:“怎么?绣娘这是要送给心上人?”
“不是。”顺手扎起行囊,忽然心念一动对他说:“三年之后……你如果来了,我便告诉你这是什么。”
 
宛城的生活比起从前清闲不少。
又是一凉夜。独自站在林中空地,听得有人从身后来。
“将军祭拜这些人,不怕落下话柄吗?”
“先生不也如此。”
李、郭、张、樊。董。
能凑到一起也是不易。
“那边草丛里有什么在闪着光。”
“只是夜露而已,先生。”
 
 
——————————————————
   
 
要说上辈子最后悔的事,恐怕是没跟绣娘表白吧。
定下那三年之约,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插了一身flag。果然正正好三年一到,就把自己作死了
所以表白这事,要直接上不能定时间
……然而不敢啊。
这个七夕,也以单身狗互帮互助的理由和绣娘独处了一天啥都没干呢!
白哥在微信里快把我骂死了。正和她表情包大战时绣娘扔来一个挂坠。
挂坠是个透明的心形瓶子,大概一个指节那么大。从重量上看应该装了东西。
“……这什么?”
“我心爱的人啊,这是夜露。”

评论(6)

热度(8)